1. <rp id="1p5sj"><meter id="1p5sj"><strike id="1p5sj"></strike></meter></rp>

      <ruby id="1p5sj"></ruby>
    2. <rp id="1p5sj"></rp>
      <tt id="1p5sj"><form id="1p5sj"><delect id="1p5sj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  <b id="1p5sj"><form id="1p5sj"><del id="1p5sj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1. <tt id="1p5sj"><noscript id="1p5sj"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  <tt id="1p5sj"><form id="1p5sj"><delect id="1p5sj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      2. <b id="1p5sj"><form id="1p5sj"><del id="1p5sj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  <cite id="1p5sj"><form id="1p5sj"></form></cite>
            <cite id="1p5sj"><span id="1p5sj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  1. <rp id="1p5sj"><menuitem id="1p5sj"><option id="1p5sj"></option></menuitem></rp>
          2. <rp id="1p5sj"><menuitem id="1p5sj"><strike id="1p5sj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            你的位置: > 隨筆 >

            文字:最漫長的愛,其實是與自己相愛

            20
            05月

            最漫長的愛,其實是與自己相愛

            一封信

            文/安妮寶貝

            我想給你寫封信。沒有什么特別原因,現在也不知道你在哪里,過得可好,以及我們將會在何時何地相逢。告別之后,已經過去很多年。我在信中說些瑣碎的言語,就像去探望母親,早晨醒來彼此絮絮地說話。躺在床上,在剛亮的天色里說各自的心思,說完才起身去梳洗。能夠溫柔耐心地對話的人太少了。更多時候,更多人,他們關心的都是這個世界的虛假和熱鬧。

            也許沒有邏輯和秩序。也許顛倒了記憶和未來。這些都不重要。只要我在寫,你在讀。之前我只遇見過一個人,可以說話說到連心的縫隙也沒有了。他住在很遠的地方。我們說過那么的一次話之后,就告別了。但我知道,這樣的告別之后,一定還會再見。

            每個人靠近我們都帶著他宿世的要求和責任。如果無緣,就不會在茫茫人海中交際。如果緣盡,就會斷然放下再無牽掛。如果心還在背負困難,就說明時間還沒有到限?钢,不要對抗,不要推卸,不要控制,不要試圖解決。背著它一直往前走,F在如果有任何人問我關于困難的問題,我都會這樣說。

            過去不重要。過去不能累積起我們此刻的心情。幸好有無常,所以一直都會有變化。有時我也會想起一萬公里之外,地球的某端,某個小鎮。想起清晨微微有些冷的空氣,樹木的香氣,碗里的櫻桃,洗衣機的聲音,走上樓梯時一盞一盞摁掉的燈。這仿佛是前生與你一起度過的日子。但大多數時候,我什么都記不得了。我把一切忘得干干凈凈。所以我現在一點都不害怕黑,也不害怕破碎的事物。因為我知道在這些背后,總有一種空無而透明的光芒閃爍著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說的就是這個。

            我猜想有很多人臨終之前,會感覺自己的一生,沒有真正地愛和被愛過。人類抵抗孤獨,渴求和試圖獲取愛,最后卻以虛榮、以懷疑、以欲望、以婚姻……以各種方式扼殺它。最終他們依然如同沒有愛的動物,孤獨地死去。我猜想,在人死去時,只有愛是唯一可以被帶走的。但是大多數人沒有這個。

            如果對方老了,你會悉心照顧,如果你去世,對方會為你安葬。做這些事情其實都不那么難,都未必需要相愛?梢允且驗樗蘧壔蛘邩I力,也可以是出于善良和慈悲。愛是太高的獎賞,需要好幾世的承諾和執迷不悟。普通人會被自己嚇倒。

            世間的孤獨有四種。我們和無法真正接納自己的人有很深的因緣。他們認為自己在愛你,但愛的不是你的靈魂,是你需要修飾的表達和形式。你等待可以接納自己的人,最后卻越來越清楚地看到自己才是支點。一些人于是選擇宗教,但宗教如果沒有被真正地理解,又會成為他們的止痛片和鴉片。說真話總是會觸犯別人,會被誤解。最后一種是,始終需要相信。

            當人們真正相愛時,會看到對方嬰兒般的靈魂,或者是對方的本來面目。他們就會不再那么需要一切看似龐大而無關的東西,也不關心這個社會或者同類會如何評價他們的生活。人們就可以拋棄掉這些虛假和熱鬧,而只是安靜地互相陪伴,度過余生。只有在我們不相愛的時候,才會把對方看成有侵略性的,危險的,無法掌控的。人們才會需求物質和歡娛,金錢和聲名,以這些愛的替代品填補內心的惶恐無助。

            如果不能成為一個有純度的容器,人接應不了真理,同樣也無法承載極致的感情。佛陀一再在經文里說,對什么樣的人才可說法,因為這清涼而滾燙的灌注有可能使你碎裂。同理,有些人因為自己的身心受限,一生都不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愛,真正的相信。

            夏天時我去海邊,半夜模糊醒來,看見落地窗外圓月下的大海,潮聲洶涌。泛著銀光的波浪好像在奔走,但其實哪里都沒有去,不過是起起落落。世間大部分事情都如此虛妄,但在一些人心里卻是堅定不移的。我想起日本人的審美觀,瞬間的美麗可以拿性命去換。他們的偏執可說是一種無明,也可說是一種突破之后的灑脫。

            即便沒有過錯或罪惡,只是甘愿壓抑和拖拉地過一生,也已經是身墮地獄。人還能如何穿透輪回?有勇氣真實地活著,才是有力量的!陡∩洝防锩鎸懙溃合脑,荷花初開時,晚含而曉放。蕓用小紗囊撮茶葉少許,置花心,明早取出,烹天泉水泡之,香韻尤絕。噫。質樸的細節,仿佛夢里逐花,又真實無比。只有被虛擲的不善美的時日,才跟假的一樣。

            如果人類不是為了完成本能的繁衍使命,看不出有何理由需要共處。但在超越性別之后,我們各自才有機會窺見彼此靈魂的暗示。輪回的靈魂最終需要的是融合,消失不見。最易腐朽的肉體卻需求著純屬妄想的安全和長久。能夠被表達清楚的,通常都不是重要的。那無法陳述的,無法脫卸的,無法展示的,無法傳遞的,才是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我記得那一天離開威尼斯的早上,聽到房間外面傳來劇烈的聲響,打開旅館窗戶,發現因海風猛烈,船只槳櫓在晃動。當時沉浸在這個聲音中,仿佛發了愣,心里變得很安靜。細節之中,隱藏著無常的美和動蕩。人生充滿荒誕;恼Q的美,荒誕的艱難。而人們在荒誕的夢中都活得太用力了。

            我只愿在時間中慢慢成為一個簡單的人。遇見復雜的事情,知道睡一覺就過完了。事實也是如此。于是突然之間想清楚了一些事情。生命很短暫。在游戲,幻夢,謊言,戲劇,妄想之中,活在當下,這是唯一的意義。然后應該忘記,繼續往前走。艱難的時段無一例外都會過去?鞓芬彩。如同人與人,在告別之后會再次重逢,或者永不再見。

            如果有選擇,你愿成為漂亮的輕快的花好月圓的人類,還是一個在完成任務的戰士般的人類?你愿與人做平庸的神仙眷侶,還是一生跨越千山萬水但孑然飄零?幸好,我們從沒有得到過選擇的權利。

            我們只會相認自己的同類,并最終跟隨他們。這種相認也并不局限于人。一座古老的橋,月光下盛開的花,隱隱雨聲,四行詩,兩盞茶……有些人與事物的呈現,帶來和諧及寧靜。人與人之間,開端于相認。如果想控制或改變自己所遇見的一切,就會彼此背向而走。

            如果我們再次遇見,我希望自己愛你的方式,就如同愛著身邊正在遇見或即將離開的陌生人。我會以愛其他人的方式去愛你,以愛你的方式去愛其他人。沒有所謂的特別的愛,我們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。以彼此的痛苦為痛苦,以彼此的快樂為快樂。我正在學習如何去愛。

            愛更多人,用愛做通道以使彼此能夠走得遠一些。即使是相愛的伴侶,也應把他當作其中的一員,而不是單獨的一個。沒有慈悲和承擔的感情,走不了遠路。在一起,不是為了歡娛,是為了完成。

            這世間萬般幻象都只是心的鏡像。憎嫌他人,未必對方有錯誤,也許只是自己的心被障礙遮蔽。心生喜悅,未必對方多值得贊頌,是這顆心原本就有的情意。如何對待自己,就會如何對待他人。如果對他人有恨意,警惕此刻的心也許抱有投諸對方的期待和恐懼。完整的內心模式,不需迎合或供給。如果能夠擴展心量,裝下任何一個人,看起來會如同誰都不愛。

            是的。容器只有清空,才可能試圖承載無限。對我來說,重要的事情,不是投入地熱愛或忘記。而是無限地熱愛或忘記。

            從本質而言,人,生而孤獨。得到伴侶,不是為了填充寂寞或讓對方充當令自己快樂的工具。身心合一的標準是,在彼此給予親密、照顧、關懷、歡愛的世俗內容的同時,生命應因對方的存在而獲得更高級別的提升。在關系的修煉中獲得實證,這是與自己與他人合一的途徑之一。因此,愛對我們來說始終重要。但這種愛,并不僅是指一種親密或契約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無限制的愛,也許是一種悲心,不是被欲望和業力糾葛的小愛。希望眼前這個人是快樂的,希望對他的生命有所助益,而非傷害與損毀。不管他是誰,出現多久。

            我遠方的朋友說,你要離花近一些。當花開放,它付出生命里此刻全部的能量,是竭盡全力,毫不保留的。這本是接近終結的時刻,但它卻這般寧靜。全然的相信之后,才會有全然的接納。而當我們處于修復的過程之中,有時會發現自身存在著一種無需修復的完美。

            他又說,愛不是把自己當做救世主,要求對方改變。愛是犧牲,把自己化作空氣,與對方融為一體。最困難的不是給予,是接納。接納即是允許發生,如此便可以熄滅我們的期待和憂慮。很多事情只是我們的方式,并非目標。不能把方式當做目標。

            所以我們不應有追求空性的執著,但也沒有絲毫的消極?梢匀娜庾鐾暌患虑,也可以什么都不做?梢杂萌可硇膼垡粋人,也可以消失。沒有黏滯和妄求的內在,這是一種訓練。每個人都需要掌握一些可通過訓練得到的基本的技巧,知道如何不傷害自己。只有懂得不傷害自己,才可能做到不去傷害別人,傷害身邊的事物。

            所以,真實的生活即是,認真做好每一天分內的事情。不索取無關的遠景。不糾纏于多余情緒和評斷。不妄想,不在其中自我沉醉。不傷害,不與自己和他人為敵。不表演,也不相信他人的表演。

            “你當下周圍發生的事情全都是你心性的映照。也就是說,是你的心和念頭創造了這個世界!蹦阆嘈胚@段話嗎?我相信。這個相信或不信,會決定我們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點。但這里面沒有區分之心。即便見到各種軟弱、局限,不管來自他人還是自己,我知道一切均是自然合理。沒有美丑,也不存在善惡,只是人類各自的屬性所得到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只是,很多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喜歡,驕傲,他們不必相信,也不用聽懂其他的話。任何外在的改變都是形式。心,只需要自己發生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人除了自己醒來,無人可幫。只有經歷自己對他人的窮追猛打,再經歷一次他人對你的窮追猛打,會看到自己曾經有過的錯誤,和一些做法的不可理喻。再走一段彎路,然后自己醒來或一直不醒。人是多么僵硬和自傲的動物,充滿對他人的妄想和斷論,卻只需要對方配合和服從自己。

            那些可以輕而易舉傷害我們的人,那些一再以痛楚和挫敗試探我們的人,那些舉起旗子引導我們走入迷途深林的人,那些在削弱我們的力量的人,那些讓我們深深觸動和粉碎自我的人,他們才是生命中最有力量的老師。如你我這般的俗人,只有真正穿行過黑暗與障礙,才能成為發出微光的人。我從不相信任何借口、理由、托辭、辯論。我只相信我們曾經走過的路!

            時間帶來行為和意愿的回報。種子若被日光照耀,會開花結果。我們即便是一群時時失去自知的農人,面對的依然是一片井然有序的土地——收獲會是什么,以及可曾照料這些被雙手埋入泥土之中的種子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,有時也許只是自己內心的美好投射給他人,使一些存在變得美好。但這的確是一個工作,并且與他人無關。你所做的一切首先是要使自己的負面源泉被切斷,不要讓它像火焰一樣四處去點燃更多人的煩惱和嗔恨。使自己和他人流淌出清涼,這是一種累積。見到,一切均是心的軌道,虛弱歸于膚淺,質樸歸于純真。

            如果沒有得到想要的,那是因為的確還沒有做到足夠的好,無法做到平等地與任一人分享內在的美好。沒有其他理由。而在心真正清楚的時候,我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每一段風光,都可以帶來意義。

            有時我想,所有人都是一樣的。在各自粉飾的外表下都有千瘡百孔的人生和一個暗黑的深淵。如果了知這些,不會覺得自己特別,也不會覺得自己無辜。時間飛逝,人生百味雜陳,無法言說。仿佛一個人寫了長長的信,但未等到那個可以投遞的人。被閱讀被接納被理解是奢侈的。此刻做一個可以獨自靜靜寫信的人,也已不錯。

            我是個舊式樣的人,喜歡用手工慢慢做東西的時代。那個時代,有人跋涉千山萬水只為相見一面,鴻雁往來耐心等待,春夜無事庭院中閑坐,聆聽雨水跌在芭蕉葉上,蓋一座亭閣只為觀望盛開的杏花。如果遇見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人,我知道,在我等待他良久的時候,他也已經等待我良久。我們各自都應該是美而好的。

            如同昨日我去買盆景,看到一對老人頭發白了,氣定神閑,容色干凈,照料著姿態古雅的盆景。盆景也像它們的主人。我買了一盆大阪松,一盆垂絲海棠。什么樣的人,種出什么樣的東西。把盆景擱置好,桃花枝和白梅養在清水中。我想當我們遇見,將會找到一個地方,看花,喝茶,并肩坐著,說些絮絮叨叨溫柔而輕聲的話。不知不覺,就讓歲月又翻了一頁。

            如果在任何變化中存在著接納和順受,那么即便是終結,也依然呈現著優雅和自在。最終一切逝滅都會朝向新生。

            一切都有期限。只需往前走。執著過的,放空了。拖累過的,分解了。困頓過的,單純了。被擊傷過的,越過了它。如此,即便是有著微微傷感,也如同被清洗。若此刻沒有一絲的期待或恐懼,就是當下最為完美的時分。而那一刻,心就像那秋天樹枝上飽滿的果實,懸掛著,知道會墜落,無念無想,不憂不慮,只是隨順因緣。

            如此,天上一年,人間一世。

            我從不奢望長久,只希望活得徹底。燃燒充分,展示出純度。不停上演的生老病死,論證這個物質世界的變幻無常和岌岌可危。我們已知道它的苦,就可以快樂而不復雜地參與它的游戲。

            最漫長的愛,其實是與自己相愛。但如果某天,我遇見了你,會邀請你一起與我躍入海洋。只有當我們各自成為渺小的水珠,彼此才會永恒地在一起。如同一段我所喜歡的經文:“世界是一座橋梁,你可以跨過它,但不要在其上建房!蔽覀兊膼,也是如此。轉自佳人網

            關于本文
            • 屬于分類:隨筆
            • 本文標簽:
            • 文章來源:
            • 文章編輯:
            • 流行熱度:人圍觀
            • 發布日期:2014年05月20日
            隨機推薦
            各種回音
            湖南快乐十分